【趨勢十問】傳統茶行的國際之路

從老祖先在家鄉魚池的阿薩姆紅茶園到現在奇萊山『講茶』烏龍茶產區,從當年的茶農到成立文湯股份有限公司,將世代祖傳的茶產業集團化、國際化,並成立『講茶』品牌,經由講茶嚴選的產品,因獨特的芳香,不但打響台灣MIT精品茶的名號,更應國際各國邀請,進行品茶文化及茶席的交流,未來更希望能夠將台灣的精品茶帶上國際舞台繼續發光發熱!

好的品牌和產品需要好的包裝和行銷才能相得益彰,湯尹珊正是讓『講茶』脫胎換骨的關鍵人物,從台大碩士班畢業之後,尹珊投入中興大學農業推廣中心工作,輔導弱勢農會改善體質並增加農民收益,累積農業推廣的實務經驗,並經教授推薦,進入中研院任職學習分析技巧,期盼將所學運用在農業推廣與問題解決上,也藉由這些經驗,讓『講茶』成為最早獲得茶葉產銷履歷認證的品牌。

1十問之一

 

文弘:請尹珊先為我們介紹一下自己以前做過和現在正在做的事情,讓大家對你有個了解。

尹珊:我研究所畢業後是進入學校工作,主要是處理農會輔導的專案,那裏我學到了學校、政府機關與私人企業微妙的關係。

第二份工作很幸運地進入中央研究院,我在那待了快四年,主要是收集台灣的社會狀況,把質化的問題變量化,那些資料都是可以代表台灣的真正的聲音,學者們可以由這些幾百萬筆的資料分析台灣社會變化。在那邊,我學到了社會研究的方法與技巧。最後,我想不會再換工作了,回家裡幫忙茶葉的事業。

Tsunami:從過去的工作裡,有什麼經驗是你特別難忘的?

尹珊:當時我在中研院時,從事的是台灣的問卷調查大型專案,每一個案子要完成兩千份成功樣本,通常這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抽樣5000份名單,才有可能完成2000案,我記得有一次因為我讓這些訪問人員們體認到他們這件事不單單只是賺錢而已,還有對台灣社會有什麼貢獻,我發現,人會為了成就感而更加努力,當時我還記得,我的老闆跟我說,我們多完成的百分之十的完成率,已經破了以前的紀錄了,再拚下去,計畫的錢會不夠發拉。這件事情讓我覺得很有趣。

2十問之二

文弘:請問你的成長過程經歷中,你的父母對你有哪些影響?

尹珊:我父母是很開朗、認真、樸實的鄉下人 (哈哈~當然現在他們變得比我還時尚瞜),很感謝我的父母在我成長過程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腳色,最重要是價值觀的建立,我父母常對我們說,不要占別人便宜,做生意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還有,生意要做大容易,能做的久才厲害等做生意的思想,另外,最重要的是要懂得感謝別人。

這些想法,都會讓我在人生的過程中,找到安心與快樂,這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Tsunami: 那麼弟弟是不是也給你帶來不同的影響?

尹珊:要不是我弟弟,我也不會回家幫忙茶的事業,當他大學畢業出國遊學一年後,回到台灣,他在思索自己的未來,所以他有去嘗試不同的工作,然後有一個是到家中的茶園去看看,試著從事茶業的生產,這很重要,他學習茶業的製作與烘焙等,如果他只是接手行銷,那只會很表面,他發現茶葉太迷人了~簡單的一顆茶樹,可以因為不同的做法,產生不同的滋味與香氣,所以當他26歲時,對我父母說他決定要一輩子做茶,我們聽了都暈頭了(天呀,這小子說的是真的嗎?),但他用兩年的時間,非常認真學習茶葉的烘焙技巧,這也是我覺得該回家幫忙的時候了,當他把茶葉的品質顧好時,也該到了整體行銷的時候了。

3十問之三

文弘:在經營的過程中你曾經最難忘的經驗是什麼?是否有深刻的挑戰或衝突?你是怎麼解決的?

尹珊:當時回家裡接手父親的事業時還沒結婚,與父母兄弟住在一起,經營事業最大的挑戰不是面對大環境的競爭,而是來自內部的衝突,衝突是跟自己的父母或兄弟,有意見上的不同或處理事情的方法與重視的點有巨大的差異,但因為是家人,你不能有「就是要聽我的意見的主觀認定」,再加上24小時相處再一起,這真的要有很大的調適能力才行,後來只要觀念上的一轉變,就會發現溝通容易很多。首先,父母與兄弟,絕對不會希望你的事業失敗,他們的出發點都是為了你好,只是每個人站的角度不同,所以你只要覺得,他們是「世界上最難溝通的客戶」,如果你溝通成功,之後進入商業的戰場,你一定會所向無敵。

Tsunami:除了家裡的衝突之外,遇到最大的難關是什麼呢?

尹珊:最大的問題是,當我們把生產成本抓出來時(還沒有把自己的工錢算進去喔),我父親賣茶的價格,都低於成本以下(因為茶葉是他的副業,所以他就隨便賣),老客戶也習慣這樣的售價,但如果要把茶葉成一個事業來經營時,沒有利潤,還賠本,這是行不通的。如何把茶葉的價值呈現出來,讓客戶能接受我們調整價格,這是最大的挑戰。

4十問之四

文弘:你覺得你的個性特質當中哪一部份是你比較滿意的?在創業的過程中是否有幫助到你?

尹珊:我喜歡接觸人群,也歡講話、分享與傾聽別人的故事,我覺得這些特質都非常適合茶產業的工作,尤其是愛講話這件事,另外有很多時候,客人(通常會變成朋友)喜歡來喝茶,很多時候來喝茶,是為了找人家聽他說話,這時候我又可以聽到很多不同的人生故事或不同行業的辛酸,這都是豐富人生很棒的過程。

Tsunami:是否有特別有意思的故事可以分享的?

尹珊:我以前不覺得我講話跟別人有不一樣,但常有客人會說與我聊天沒有壓力,很舒服,讓我想到在研究所讀書時,有一次去農民市集幫農夫們賣產品,一開始我幫台東的釋迦農,有一對夫婦與我聊天後很開心,買了很多釋迦,過一下,我跑到賣放山雞的攤位幫忙,那對夫婦看到我,又買了一隻雞,還對我說「你別再跑去其他攤位了,不然我們會買不完拉!」,現在想到還覺得很有趣呢?

5十問之五

文弘:到目前你的人生中你覺得最重要的轉折是什麼時候?為什麼?

尹珊:人生有幾個階段的轉折

  1. 國中住校:離開家裡的溫暖,讓我學會自己照顧自己,還有最重要的是,做什麼都要為自己負責的。
  2. 由大學的不動產估價轉科別念農業推廣:開啟了我對農業的熱情,也促成了我回家幫忙的因緣。
  3. 回家幫忙茶葉的事業:很高興自己能創業,而是創一個會有成就感,讓台灣發光的事業,也是一個可以百年傳承的事業。

Tsunami:對於農業,你的熱情來自於哪裡呢?

尹珊:我想,因為我年幼在鄉下生活長大,對我很大的影響,成長過程中,接觸到的長輩都是務農的,果農、菜農、茶農等,我覺得他們都很知足,很感恩,這是我對農業情感的連結,長大後發現,當你吃到好吃的食物時,或產生幸福感,這是我特別喜歡的部分,我想,這是支持我投入農業產業很重要的因素。

6十問之六

文弘:作為女性創業家,同時要兼顧家庭小孩與事業,你是如何去平衡這些時間的分配?

尹珊:家庭與事業對於創業家而言,是天平的兩端,相信大家一定會遇到該要如何面對,尤其對於女性創業家而言,更是一大挑戰。每當我遇到抉擇時常會問自己,我對於家庭的憧憬是什麼(我希望營造的最終景象是什麼?),這時候你的選擇就會很明顯,我希望是一個和樂的家庭、有可愛的小孩,所以創業這件事你可以選擇在你人生中任何的時間進行,但對家庭的投入是最重要的。因為與小孩建立關係,在他們三歲以前非常的重要,等基礎打穩了,再拚事業也來得及。

7十問之七

文弘:作為所謂的農三代你覺得應該要具備有什麼樣的條件特質的人會比較適合返家從農。

尹珊:我想把農業的範圍擴展的傳統產業,首先,這些行業都是消費性的產業,不管經濟好不好,都會有人需要消費,所以是餓不死人,但要做的好也不容易的產業,再加上經營者的觀念都比較傳統,所以除非你對某個產業有「熱情與使命感」,另外最重要的是你有「容易與人溝通的特質」、「目的不是為了賺大錢」等的體認,才適合返家從農。

Tsunami:那麼返家接手傳統產業,除了與傳統經營者的溝通和目的外,還有什麼關鍵的因素或是想法,是妳覺得可以分享給年輕人的呢?

尹珊:我覺得有熱情與夢想很重要,但也要認清事實,再決定要接手傳統產業時,你一定要先到基層去做做,如果你只是空降回家裡的公司,不出半年,你一定會覺得「老員工都在與你唱反調,要不是因為他們公司才不會沒落」,但你一定要尊重他們,因為事實是,如果沒有他們,公司早就倒了,他們也是養你長大的一群恩人壓。所以一定要先腰軟,嘴巴甜,也許需要再公司基層蟄伏半年到一年的時間並且把改革的計畫好好與父母溝通,慢慢執行才有機會成功。

8十問之八

文弘:你從當初在中研院工作到現在回家接手茶業事業,你感受到什麼樣的區別?

尹珊:哈哈~最大的差別是,由固定上下班變成,全年365天,一天24小時的工作,因為自己當老闆,雖然不用顧店,但休息的時間腦袋轉不停,因為一直要想公司怎麼營運,這讓我覺得是個工作狂,有另外的因素是,工作變得很有趣喔~為了自己的事業打拼是很踏實的,當然你要很清楚知道自己要什麼,而且我希望台灣因為烏龍茶而讓世界看見,所以事業與工作兩種的成就感是不同的,再加上事業是可以永續傳承的投資。

Tsunami:在這份事業走到今天,最能鼓舞你的是哪個部分,或是什麼事件呢?

尹珊:我覺得讓我最開心的是,找到身為所於這片土地的驕傲,你知道要成就一泡好茶,其中需要有多少人。投入多少的努力嗎?真的是需要天、地、人三方面都配合才能,而且我相信可以影響很多年輕人,因為透過茶,讓他們找到認同這土地的方法。

9十問之九

文弘:是否可以請你初略剖析一下目前台灣茶業的情況與生態?

尹珊:大家都知道台灣主要是生產烏龍茶,每個人在超市、網路、路邊的店家,尤其是觀光區,都一定會看到再販賣烏龍茶的商家或通路,連7-11裡面也有一大堆的烏龍茶品項,但你知道台灣早在十幾年前,已經由茶葉出口國,轉變為茶葉進口國,台灣生產的茶葉(所有茶種加起來),只有1.4~1.5萬公噸,但在茶葉的市場上交易的卻高達22萬公噸。你們有想過,你買到的是來自哪裡的茶嗎?我覺得外來茶不是不好,但你要講清楚,不要一直吃台灣茶的豆腐,說是「台式烏龍茶」。

另外就是因為消費者之訊不對等,沒有一個好的溝通管道,所以無法選擇適合自己的烏龍茶,電視上的名嘴通常講的都是錯的,但怎麼辦呢?他們掌握話語權,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我想要投入教育的一塊。

Tsunami:茶葉教育這塊,目前你所努力方向與方式為何呢?

尹珊:我們主要影響兩群人,一群是學校中的年輕人,另外一塊是喜歡喝茶的老闆們,年輕人是因為將來會進入茶的消費市場,雖然他們不會是我們的客戶群,但對未來茶產業的影響是巨大的;另一塊是去影響,有影響能力的人。我們溝通的方式是運用比較理性,科學的語言,因為茶葉本身就是植物,那為什麼烏龍茶會有這些變化,都是物理變化或化學變化的,只要這講清楚,通常不管怎樣的對象,都能了解其中的奧妙,並且享受品飲的過程。

 

10十問之十

文弘:從爺爺的茶園到設立文湯股份有限公司直至現在成立講茶學院,講茶希望未來對中華茶文化有什麼貢獻?

尹珊:不要說貢獻啦~我倒是想要完成一個夢想,主要是有摸索出烏龍茶一套有系統的品飲系統、訓練系統與教學模式,建立一個烏龍茶的教學平台,而且要國際化的,目的是希望,未來只要對烏龍茶有興趣的任何人,都可以來我這受訓,我希望受訓出來的人是可以有信心的開店,或是去當茶葉老師等,這樣台灣才能在世界的烏龍茶市場,繼續保持領導的地位。

Tsunami:台灣的烏龍茶,領先世界的根本原因是什麼?現在尹珊說的教學系統與模式完成了嗎?

尹珊:全世界茶葉分為六大類,而其中唯一會烘焙的茶類只有烏龍茶,而烘焙技巧最高的都在台灣,烏龍茶如果沒有烘焙,就沒有文化,再加上台灣有一個很重要的政府機構是茶葉改良場,這大大的提高了茶葉的田間管理、製茶與烘焙的技術,讓台灣保持烏龍茶的世界領先地位。

目前我們教學系統與模式只是初步的呈現,例如,我們用品酒的方式讓消費者品茶,把茶葉的教學課程模組化,並有系統的呈現,讓消費者知道,他在世界茶葉的大地圖中,處於哪個位置,將來可以去哪裡等。

聯絡我們 | 問題洽詢&商業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