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趨勢十問】社群時代的社群經營

 

說到WorkFace的興起,上海總部的妹梓功不可沒。妹梓的「梓」取自本名張梓碩,是WorkFace 004號全職,一頭紅色的頭髮,顯眼的亮色底下永遠是妹梓誠摯的眼神與總能把人拉進距離的笑。妹梓所擅長的,是與人們建立深刻的連結。無論由微信或是面對面接觸妹梓,你都能感受到她的親切與實誠。一場例會或會議,在過程中,除了引導Facer們融洽互動,結束前她已將深刻與重要的話語,用手機記錄並發送給大家。

妹梓說,這是她第一次接受十問。WorkFace Taipei特別開心能第一個為這樣富有責任感、帶著真誠與每個人接觸,芳齡20多歲就能帶領150位志工,服務兩天超過六大場三十二小場上海年會活動的妹梓進行「十問」。

上善若水,或者是最適合拿來形容妹梓的一句話。

1十問之一

Kate:在上海與各分舵談到WorkFace (以下用WF代替) 的妹梓,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不過台北的Facer們對於妹梓可能就沒有那麼熟悉了。可以先跟我們說說妳在WF主要扮演的角色嗎?

妹梓:我覺得我在WF並沒有到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呢。我自己有時候是一個比較內斂的人。其實能夠被大家認可,我覺得很大程度要謝謝大家的包容和允許。這給了我極大的鼓勵。

我在WF主要扮演的角色,是社群的專職服務者,主要負責的是日常上海社群的一些運營,例如像是例會的事宜,還有各地分舵的一些連接,微信公號的編輯等。今年比較多的工作任務是召集人訓練營,會各地多走走,瞭解傾聽每一位召集人夥伴,將WF的召集人訓練更深地往分舵往小組化運作,橫向建立社群之間的聯結。未來我希望在與社群夥伴間的溝通可以做得更扎實一些。

Tsunami :妹梓覺得一個社群的運營,最重要的是什麼呢?

妹梓:我覺得最重要的是看見人,構建人與人之間的連接。關係是從兩個維度展開的,A與B的,B對A的,兩者關係不可替代。社群其實比較重要的就是回到個體本身,通過見面、真誠的溝通等方式,讓兩者關係無限接近。

我個人一直覺得如果可以看見那個真實的個人,特別重要。社群它不是管道,不是販賣人口資料的地方,它應該是有人存在的。

Kate:關於你說的連結是回到個體本身,我最近也特別能體會。

妹梓:Kate可以與我們分享下你的體會嗎?

Kate:哈哈 我一寫完就感覺你會問我,在我回答之前,我想先進一步問關於傾聽的問題。在大陸的Facer們有可能沒見過你本人,不過幾乎都聽過妹梓呢,尤其是認識妹梓的人就能親身感受,你與人互動間的真誠很能夠拉進和其他人的距離,快速建立信任,尤其在傾聽這個部分。可否和我們分享,你所謂的傾聽是怎麼來做的呢?

妹梓:關於傾聽,我首先會讓自己先放慢呼吸,保持我全然地在現場。因為有時候我自己都有那種體會,坐在那裡但心不在那,似乎聽不進去。這個時候很重要的就是心在身也在。所以我會先透過放慢呼吸來調整自己。讓自己真正在現場。

再其次就是告訴自己不要有評判,不為對方下定義貼標籤,如果有我的想法,可以先懸掛。因為我的假設可能是錯的。

這樣兩個狀態的調整之後,傾聽就會像本能一樣。再之後就是追問吧。全然的關注,有時候就會有些靈感,對方的話語可以激發你的興趣,進而提問。

我覺得傾聽主要是在於心態,技巧上有時候會向引導師學習。

Kate:也就是說傾聽不僅要有專心的態度,還要有適度的技巧來引導話題囉?

妹梓:恩,傾聽是可以通過一些技巧來練習的。例如像如何不評判,例如像不馬上插話,給自己停頓的時間,當然,這一方面我覺得自己還需要多學習。如果你有想要瞭解對方,你願意將關注給予那個正在說話的夥伴,願意接受他的所有可能性,技巧就是錦上添花。如果沒有那顆心,技巧也是白搭。

Kate:另外回答之前的問題 我在接觸Workface前,我以為的社群是線上的,是on-line的模式,也就是像Facebook或是微信的方式,一對多、多對一的做訊息的交換。不過在經營Workface Taipei這段時間裡,我發現不論是就例會本身的進行,或是微信公眾號的推廣和使用,這種方式還是沒有辦法建立深度的連結,我們對每一個來參與的Facer們所認識的部分還是有限,所以我才體驗到,其實社群還是要回歸到每個個體。

妹梓:謝謝Kate你的分享。很棒呢。讓我們一起在社群這條路上繼續探索。一道前行。

Kate:好的呦~[愉快]

Steve Huang:[強]

2十問之二

Kate:第二個問題:台北的Facer們都對妳這位來自福州,工作在上海的姑娘很感興趣,跟我們談談妳的成長和工作經歷吧!

妹梓:我來自一個特別疼愛我的家庭,父母當時在忙著開創自己的生意,因此我從小就比較自立。18歲之前在福州念書,某種程度上是個乖乖寶,實質是個挺倔強,也特別有自己一套想法的女生。跟班級的同學都比較聊得來,也喜歡到處跑。

讀大學的時候,想著無論如何不要在福建,因為只要在福建,回家太方便了,沒有辦法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而且可能對於父母來說,我覺得是多加一層負擔。18歲了,我可以自己養活自己。所以我就跑到東北去念書。在大連的時候,加入大連大學志工站。第二年開始到畢業,就擔任學校的志工站負責人,在對外的志工服務探索以及對內的院系聯接上,就一直跟夥伴們在志工這條路上前行。當時,學弟學妹們也都是直接叫我的名字,我們的關係特別好,有時候我都戲稱,他們就像我的小孩。週末的時候,不是在志工服務,就是在去志工服務的路上。

大學畢業後,因緣際會,我進入了一個初創團隊,相當於是聯合創始人。除開融資上市沒有經歷過,一年半的創業過程,像是早期沒有客戶發不起工資、招聘培養團隊、跨專業拼命學習、為了證明女生也可以就跟船隻出海或者下礦区做測試、喝酒應酬、搞定難搞的客戶、處理麻煩的行政財務、為了省錢自己做設計、拿到大單子、合夥人出現糾紛和矛盾……都比較完整地體驗過。

後來因為合夥人的問題,我覺得自己很不喜歡處理這樣複雜的關係,就離開了那個團隊。再之後就是在WF做志工,接著變成全職。因為有著過去的經歷,所以我特別珍惜在WF的時光,WF的三所有、WF的理念對於我來說,太美好了。我覺得WF,就是我一輩子的事業,我人生的使命。

Kate:哇!我聽了好驚訝!想不到妹梓你年紀輕輕,已經有這麼豐富的人生經歷了!

深白+默黑 :@梓硕sunshine@WF佩服

Jeff Chen:Indeed

吴林萍 Lingo:@梓硕sunshine@WF好棒![鼓掌][玫瑰][強]

妹梓:@Kate Chen@默黑&深白@Jeff Chen@吴林萍 Lingo谢谢[愉快]

Sunny :感覺好像活了兩次以上的人生啊

Tsunami :我在上海召集人山風家裡聽妹梓講這一段時,心裡想,妹梓妳真的這個歲數嗎?[憨笑]

May:妹梓的談吐完全的超齡[呲牙]

妹梓:@Sunny,你27歲復活的人生也是特別鼓勵人呢。

3十問之三

Kate:那在妳剛所說的人生的經歷中,有沒有甚麼事情帶給妳人生極大的轉變,或是影響妳極深,是妳認為塑造妳成為今天的妳的關鍵因素?或是有沒有特別想跟大家分享的故事?

妹梓:我覺得WF算是人生極大的轉變了。如果說塑造我成為今天的我,每一個時刻都在發生作用吧。志工的經歷,創業的經歷,受洗的經歷,其實都有影響。如果要選擇,那麼我想分享一個很早期的片段。像前面所提到的,在我小的時候,我父母在忙自己的生意,所以我是跟隨我大奶奶(不是奶奶哦,比奶奶輩分再高一級)長大的。她是個特別好特別善良的女士,經常會幫院子裡的叔叔阿姨們燒飯。在福州,有時候人們都說我是在廚房裡長大的。後來我初中的時候,她住進養老院,當年的看護其實遠不如現在人性化,那個時候我經常去養老院陪她聊天。看到當時同屋的其他老人,看到當時的護理,我心裡就下定決心,要好好照顧父母,要好好照顧老人。會去做志工,很大原因就是因為此。現在我的一些為人處事,我覺得都有我大奶奶的影響。

深白+默黑:福州啊

妹梓:@默黑&深白嗯。我是福州人。

Kate:所以妹梓有遺傳到大奶奶的善良。(我們台灣話稱大奶奶是”阿祖” ) 國語是曾祖母之類的吧!

妹梓:應該是吧。我挺遺憾很多福州當地方言我不知道如何與國語對應。我爸媽有時候都說,最疼我的或許就是她了。所以潛移默化當中,可能有一些因素塑造了我的價值觀。

Tsunami:妹梓覺得對自己最重要的價值觀是什麼呢?

妹梓:@Tsunami簡短的說,就是奉獻和愛。

林憲宗:歡迎妹梓來台灣卡溜

Tsunami:(如果是當地方言比較偏近閩南語,隨時歡迎交流 [呲牙])

Vince Chen:豐富的人生經驗

妹梓:@林憲宗下周我會到臺灣哦。期待可以認識你。

Kate:@梓硕sunshine@WF 分享我昨天看了一部電影說道,傾聽就是愛,這也許也呼應了我們前面討論的 [微笑]

Vince Chen:閩南語我可以。

林憲宗 :謝謝,歡迎您。

妹梓:@Tsunami有些詞會比較接近閩南話,大部分還是不一定能聽懂。

Tsunami :順帶預告一下,下週二晚上,妹梓會與WorkFaceTaipei志工們一聚;週四晚上,妹梓將在主題例會中分享,與大家認識。[微笑]

Kate:是呦!志工聚在信義路的亞太財智,有興趣的可以私訊跟我說 🙂

Alan林哲安:[強]

4十問之四

Kate:@梓硕sunshine@WF 奉獻跟愛 很像基督徒的理念,你剛提到受洗,可以跟我們說其中的過程為何?

妹梓:@Kate Chen我是去年8月份訣志,12月份受洗的。其實在訣志成為基督徒之前,差不多2012年的時候我就有開始讀聖經。當時是希望尋找到內心的安定,所以我讀聖經。因为沒有人帶領,所以似懂非懂。

會成為基督徒,我其實特別感恩,真的是神的恩典。因為我從小就是一個特別好強的女生,總覺得自己做的不夠好,特別容易自我否定,自己譴責。那個自我的拉扯特別嚴重。Tami在我沒有訣志前有形容我說,本來我可以做到+100分,因為我的自我否定,那個反向的作用力,就會抵消,只能做到60分的事。所以我除開讀聖經,我還讀佛經,自己一個人跑去西藏,禪修,印度梵音冥想……雖然談不上精通,很多修行的方式我都有嘗試。直到在史印的帶領下,瞭解耶穌基督,我才發現基督是我惟一的道路和救贖。

當時我正在忙2周年,整個人特別焦慮。laopan有一次帶我和鑫哥去了史印的小組,查經。在結束的時候,有禱告。當時完全沒有接觸過禱告,是史印代禱的。在她的禱告中,我不自覺地眼淚就嘩嘩地流下來。那個時候,就開始固定每週參加小組活動。

應該說WF的生活,讓我對於基督耶穌,對於愛有了很多的理解和見證。在2014年元旦的新年獻詞中我們發佈了三所有,當時的標題“愛就是道路”。後來就是訣志受洗,當我受洗的時候,有一種很平然的喜樂的感覺,很舒服,很安心。二周年對比今年年會“萬物生長”,我覺得我整個人平安很多。

我想用兩段經文與臺灣的Facer們分享,我的改變。

(路6:41)為什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你不見自己眼中有梁木,怎能對你弟兄說:“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

我們沒有一個是聖人,是不犯錯的。有時候自己總會帶點小驕傲,小情緒,嫉妒或者是羡慕,或者喜歡給人貼標籤。可是在讀經的過程中,我對於這段經文特別有感觸。當我們都知道自己會犯罪,我們不比誰好的時候,我們就不大會讓自己去挑夥伴的刺,就會提醒自己要學會謙卑。

另一段經文,(約翰一書 4:11)親愛的弟兄啊,神既是這樣愛我們,我們也當彼此相愛。從來沒有人見過神,我們若彼此相愛,神就住在我們裡面,愛他的心在我們裡面得以完全了。

彼此相愛是聖經裡很重要的一條誡命。耶穌在我們都還不認識祂的時候,為我們忍受鞭傷羞辱,訂死在十字架上,從死裡復活,這是多麼大的愛和恩典。當我們一次次去感受這樣真正的無私的愛的時候,我們學習如何去愛人,變得是一件可以有標竿的事。我們愛是因為神先愛我們。正如經文所說,我們若彼此相愛,神就住在我們裡面。

吴林萍 Lingo :@梓碩sunshine@WF[鼓掌][握手]我也是今年剛受洗[愉快]。美國現在是淩晨,你們慢慢聊,我休息了。謝謝分享![玫瑰]

妹梓:@吴林萍 Lingo好好休息

 

5十問之五

Kate:前面說到年會,今年一月底的年會,我們看到了完整而精彩的活動。其中所動員的志工就有150位。過往妳有舉辦這樣大型活動的經歷嗎?在這次年會裡,妳所遇到最大的困難,與獲得分別是什麼?

妹梓:過往在學校生活裡組織志工活動與在WF裡與之前可能完全不認識的夥伴一起共事,這個體驗經歷完全不同。你說的年會並不是我第一次參與組織。2013年12月,我全職加入WF。當時2014.1.11是我們的年會“共享豐盛”。那個時候是我第一次參與近百人的協作,那個時候我給所有來參加的夥伴都一一電話聯繫,建立初步的聯接。我記得當時我開玩笑說,下一次不辦這麼複雜的了。

然後,就是二周年。8.22-8.24,我們一下子就挑戰了三天三十二場活動。過程中有150名義工參與。再之後,就是臺灣的夥伴們參與的年會“萬物生長”,2015.1.23-26,過千人次的活動,其實也都是150多位義工們打造出來的。

隨著一次次的共創,我變得越來越放鬆。先人後事,當給予志工夥伴們足夠的信任,足夠的支持空間,超出想像的精彩。那些榮耀要送給我們所有的志工們,謝謝他們。是因為他們,連結才如此深度。WF的每件事其實都是一件事。在人上用力,在每一個日常用力。

回到提問,在萬物生長年會中,我沒遇到什麼困難,從籌備到執行,每一天我都很喜樂。每一步,都可以聽見生長的聲音。獲得有很多,最關鍵的獲得是人。現在我們有個群叫義群,就是我們拉起義字旗的那班志工們。

Kate:@梓硕sunshine@WF妹梓跟志工們的感情很好呢!我印象很深刻,我今年參加上海年會的時後,你在台上哽噎的把所有功勞歸功於所有的志工。我們在台下也深刻感受到所有志工的向心力。

Tsunami :在這樣的共創過程中,有哪一樣與大家一同完成的事情讓妹梓印象特別深刻呢?

妹梓:@Tsunami真的,每一件事情我現在都歷歷在目。不管是我們的義工瀟瀟那個時候每天淩晨起來除開日常的照看寶寶,還增加了一件工作是為了看群工作微信;還是山風當時總理的樣式下班後來到408不斷地碰活動細節;家宴時大蔬無界團隊擺盤特別認真負責,結束後還協助清理,還是有義工協作端盤送菜;還有新聞直播中心的夥伴們勤奮地寫稿……還有夥伴當時為了趕工我們的設計稿,通宵熬夜……每一個細節我都覺得特別感恩,真的真的都特別讓我印象深刻。

Kate:給所有志工們一百個讚[强]X100

妹梓:@Kate Chen他們特別棒。我想這次臺北年會也會收穫很多這些了不起的夥伴們。

6十問之六

Kate:妹梓長期在WF經營志工群,可否與我們分享一下妳對經營志工和志工們相處的想法?

妹梓:志工來自於社群。所以這個問題我想從社群和志工兩個角度來分享。

社群很像是我的精神加油站。laopan曾經有過一個形容,WF就像是大家面前的一張大長桌,在其他商業環境中,很可能每個人都想著要佔有要掠奪,於是桌面上經常是空空如也。在WF中,每個人都想著要奉獻,那麼桌面上就會滿滿地都是東西。與此同時,我們一樣鼓勵你按照自己的需要拿取。奉獻拿取,它就會不斷的永續迴圈。這個其實也是我對於社群的想法。

疲憊的時候,去週四例會現場,在每位Facer們的回饋分享中,就會覺得特別有收穫,聽到大家的創業歷程,那樣的專注,那個過程其實特別會讓我覺得開心。在社群裡面,有時候也是你服務越多,你的收穫越大。

有時候,經營社群,依靠的是信心和傾聽。你不需要自己多麼全能,當你能夠去傾聽並看見社群裡的每一個個體,那麼社群中給予你的,就都是驚喜。這其實也是我與志工們相處的感受。

和志工相處,其實很像是在和家人們相處。會經常覺得自己挖到寶。當夥伴們一起經歷過一個創作的過程(每次活動,都是志工們的全然付出,這個過程,猶如共創一幅作品。滿滿的驕傲。與此同時,每一位志工都像寶貝一樣,星光熠熠),彼此之間的感情會很不同。上海現在的召集人,很多都是來自於我們的志工。

我與大家分享一個畫畫,我最近因為瘋狂長痘痘,我們的微瀾(昵稱首席廚娘,經常會到408為我們送好吃的,她家裡老一輩是赤腳醫生,有一些自己的偏方,是我們活動的一位志工)她自己摘了一些草藥,拿過來幫我去筋敷上,還不斷的用熱毛巾幫助我吸收藥效。類似這樣我們和志工相處的畫畫特別多。也有看到義工在WF的舞臺上不斷地蛻變,這都是很棒的事情。WF,是需要花時間相處的。等這次去臺灣,我也會分享一些改變的故事。

Tsunami :我貢獻一下實況照 [偷笑]

妹梓:@Tsunami很温暖很治愈[呲牙]

林憲宗:@Tsunami利害,很會擇優收藏,秀出時間準確,讚。

Tsunami:看到美好的景象,有時我會選擇深深地刻在腦海裡,有時則是捨不得不記錄下來。

Kate:@梓硕sunshine@WF期待你來台灣跟我們的Facer和志工們分享。社群的確是WF的根本,而三所有就是這個社群的核心價值,透過志工的方式,可以親身體驗WF的價值和魔力。

林憲宗:有遠見,有深度,從你秀出的記錄看的出來。

妹梓:@Kate Chen嗯。我好喜歡WF。希望也能有越來越多的夥伴實踐三所有,感受到那份愛,感受那份溫暖。

Tsunami:這個景色就是屬於捨不得不記的那種。是@梓硕sunshine@WF 妹梓與人對待的真誠成就這個美好 [微笑]

妹梓:@Tsunami目前我所接觸到的臺北夥伴們也都特別真誠。其實妹梓很想聽聽你們記憶中與WF發生的美好時刻。

Joy凤 王玉凤 :@梓硕sunshine@WF 太歡迎了

Ariel舒丹:[強]妹子开始优雅的绽放了[愛你]

妹梓:@Joy凤 王玉凤真的是特别谢谢大家的包容。[呲牙]有你们的支持,好幸福。

Kate:@Tsunami 真的!妹梓真誠的眼神好吸引人呀!

Kate:@梓硕sunshine@WFWF發生的美好時刻都是因為人,不管是因為別人的觸發或是自己的感受,這些來台北我們可以說很多呢!

Tsunami :@梓硕sunshine@WF 故事太多了。[微笑]一張面孔就是一個故事,特別是那些擁著美好情懷的人們。不佔用時間,等妳來了我們細說~

妹梓:@Tsunami@Kate Chen到臺灣聽你們細聊[呲牙]

7十問之七

Kate:在台北的WF,我們全部都是WF的兼職志工,當初你為什麼會想成為WF的全職志工?妳對於WorkFace的期待與想法是什麼?

妹梓:之前有聊到說因為前一份創業的經歷,因此我對WF特別珍惜。這中間可以說說我從兼職的志工到全職的服務員,這個過程。

創業失敗的過程,其實對於當時的我,是有很大影響的。我特別不願意在公眾場合去說我之前做的是什麼。有一次在WF例會上,當時我還只是志工,協作每次例會整理例會實錄,有一位夥伴在問我做什麼,我特別糾結不知道怎麼說,老潘看到我的為難,就幫忙回應了一句說我現在在WF做事。那個時候,我心裡特別感激。

再之後,WF組織了一次拓展,因為說謝謝我的服務,所以邀請我去了。過程當中,我就發現我特別喜歡這批人。

之前因為接觸都還比較少(哈哈,這個是我個人的原因,因為我當時還屬於不知道怎麼跟大家打交道,所以主要還是低頭做事),真正讓我轉變的是某一個五天的培訓。當時五天的時候,我都在和laopan、順卓等夥伴在一起,聊比較內心的東西。在他們身上,我感受到了信任和可以託付。五天之後,laopan問我要來幫忙嗎?我就Say YES了。

我對於WF沒有什麼期待吧。我期待自己可以陪著WF一起探索,一起前行。到我人生的盡頭,如果我還在做WF,那麼一定很美妙。現在的每一步,社群是我一定會堅持的。

Kate:@梓硕sunshine@WF所以除了傾聽 建立信賴感也是成功社群的重要因素。我的理解是,信賴感的建立來自於一群有同樣信念的人,可以這樣說嗎?

妹梓:呃,可能不太一樣。這個有些微妙,我看看如何描述。我想表達的可能不是建立信賴感,而是你會不會去相信那個人,相信那個可能你還不瞭解的夥伴。曾經我跟鑫哥有過一次關於信任的交流,我覺得他說得特別好。信任並不是說因為發生了你才信任,因為在還沒有發生之前你相信,才是真的信。

有可能是因為這樣,先給予信心,慢慢地,在優幣驅逐劣幣的過程下,聚集了很多有相同信念的人。

Kate:那是否可以說,所有的開始都是一個善意和信任的出發?

妹梓:我覺得有可能吧。出發時是有善意和美好的想像以及信任的。

8十問之八

Kate:另外,你剛提到創業的經歷和現在加入WF希望可以一路做下去,為什麼你會對新創團隊特別有興趣呢?

妹梓:剛剛開始加入新創團隊是純屬各種因素相互作用的結果。並不完全是因為我喜歡新創團隊才加入的。現在願意和WF一直走下去,因為它是WF。只要是WF,無論多久,發展成什麼樣,我都願意陪伴。

接着单纯聊说新創團隊,因為离开学校后就进入新創團隊,所以那個時候在面對其他幾份offer(非WF)的時候,我猶豫了,一是沒有那麼強的動力,二就是我覺得我可能回不過公司那樣的組織結構了,內心裡是有惶恐的(偷笑)。

Kate:新創團隊的活力和可能性特別鼓舞人,可以理解你的恐慌[微笑]

妹梓:補充一小點:我父母從我去大連之後經常說,完全不知道我未來會走哪條路了。那個時候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現在總覺得無論是我的創業還是什麼,都是為了引導我走向WF。在第一份創業的時候,我父母其實特別反對,覺得我不快樂。我在WF之後,經常會發照片給他們,都是很開心的狀態。我媽說現在她也是WF的粉絲。:)

Kate:@梓硕sunshine@WF 能得到父母的認可是很大的心靈支柱!

9十問之九

Kate:那麼妳對未來十年的自己有甚麼期待?

妹梓:對於未來的十年,我對自己的期待就是可以瞭解更多的創業者,不管是在引導能力還是在傾聽技巧,以及為創業者提供服務的能力上都有所提升。構建一個更加密密實實的社群關係。可以對自己更多的瞭解。

也希望自己更加地認識神,可以由神來帶領我未來的道路。

我也期待有兩個寶寶,哈哈,這個夢想比較遙遠,十年能不能實現,暫且還不知道。

凡許願,必實現。我先把願望許在這裡了。

Kate:寶寶呦~可以想像不久的將來在E408看到兩個跟老潘一樣光著腳跑來跑去的小朋友。

妹梓:@Kate Chen哈哈。兩個寶寶未來讓他們來服務Baby Face。

Kate:@梓硕sunshine@WFWorkFace一條龍服務 哈哈。

吳添成 :謝謝分享。

 

10十問之十

Kate:最後想問問妳對於台灣,與台灣的WorkFace有什麼印象、想像和期待?

妹梓:臺灣WF在我的印象當中,是一個特別有活力,特別有組織能力的一群夥伴,很貼心很細膩,很棒。

我期待來到臺灣之後,我可以多見見臺灣的Facer們。多瞭解瞭解臺灣的WF都是有哪些夥伴,這些夥伴都在做些什麼,關心什麼樣的話題,目前遇到什麼樣的挑戰,我自己可以為他們做些什麼。我期待我可以除開臺北召集人,喊出更多臺北Facer們的姓名,可以提供更多的服務。

期待認識大家。謝謝。第一次做十問,我儘量嘗試真實、完整的呈現,另外我是輸入簡體之後轉化為繁體,可能一些表達上不是非常精准,有的回答得比較長,還請大家見諒。

Kate:希望未來不管是WF台北間或是跟WF各分舵間的交流可以更加深入。

妹梓:恩,一定會的。

Tsunami:謝謝妹梓!期待下週面對面聽到更多的故事。[憨笑]

妹梓:下周見。

Kate:今天謝謝妹梓花了兩個半小時跟我們分享他的人生、經歷、想法和他最愛的WF,柔中帶著堅毅性格的妹梓在下週也會到WF TP和各位Facer們有更多面對面的交流,謝謝妹梓!我們下週台北見呦!

妹梓:@Kate Chen謝謝每一位陪伴十問的夥伴。期待下周見。

深白+默黑:@梓硕sunshine@WF謝謝你。

妹梓:@默黑&深白[愉快]和大家聊天很開心。

Jeff Chen:晚安大家

Mike 創投/眾筹平台/台灣精品 :@梓硕sunshine@WF在北京,剛吃完飯回來,爬完文,受教了[抱拳]。

严景秋-20KM徒步禅 :@朋友上海-妹梓WF上週四參加上海的WF活動,加了本群。今晚在臺灣群裡看完妹梓的分享,才瞭解到WF的最大魅力是愛和分享[強]

梓硕sunshine@WF :@嚴景秋-20KM徒步禪每一刻你對於WF的體驗都是真實的。希望嚴老師可以多接觸,也期待你的分享。

梓硕sunshine@WF :@Mike 創投/眾筹平台/台灣精品 謝謝你。

聯絡我們 | 問題洽詢&商業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