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例會】重返逐水草而居的世界

紀錄:妏倩

前言

一位來自新疆的臺灣女婿,曾經定居在北京,專注教育領域和國際藝術管理領域的工作。

因緣際會去了青藏高原,開始和當地遊牧藏人一起工作,那些在高原的生命經歷和感悟,促發他創辦了遊牧行,2015 年開始成為臺灣和高原間的遊牧工作者。

站在海拔 4000 米的青藏高原山谷裡,眼見傳承千年的遊牧文明正快速消失,看著這些遊走在草原大地上的年輕牧人,因全球氣候的急速惡化和都市化的帶來的巨大衝擊,失去方向和對未來的希望,木子鵬決定和牧民一起創辦遊牧行,帶領來自臺灣、香港和海外的旅行者,住進草原帳篷,擠奶、放牛,體驗完全融入藏族遊牧的生活,他們投入社區的青年發展,摸索符合當地的商業模式,一起努力,一起創業,試圖為青藏高原的年輕牧民找到一個新的出路。

分享人介紹

木子鵬

遊牧行創辦人

分享內容

青藏高原是大家不陌生的一個地方,但卻沒有多少人能夠真正的去親眼看這個地方,更別說要去傳承這個地方的獨特文化與語言。

老家在烏魯木齊的木子鵬,一個嫁來台灣的女婿,八竿子與青藏高原搭不上邊,卻在一次探訪中,深深被這裡的一草一木給感動了,因為那是一個都市人之間少有的純樸人情味,是已開發國家逐漸消失的自然生態,站在海拔 4000 尺的青藏高原山谷裡,木子鵬想保留傳承這裏的一切,於是與當地牧者一起創辦了遊牧行這個另類觀光型態。

木子鵬把自己當成是一個游牧者,他每年帶領超過 200 位港台及海外的旅遊者到青藏高原,在這裡他們撿牛糞,擠奶,住帳棚,自己採野菜,自己煮飯,完全過著原始的生活。

在青藏高原上的年輕人,因著氣候的變遷,城鄉都市發展不均,對於未來沒有方向,更沒有能力在高原上謀生活,他們渴望學習,渴望與外界溝通交流,渴望能有謀生能力,藉著游牧行的方式,木子鵬讓這些年輕人看到了外面的世界,也開始在高原上著手進行傳遞文化的工作。

對於青藏高原上的年輕人來說,遊牧行的成立帶給了他們新的技能,木子鵬邀請米其林御用主廚來這裡教導年輕人怎麼用當地食材煮飯,不僅要煮的好吃,也要擺的好看。從一開始簡陋席地而坐的露天餐廳,到後來自己動手搭建一座用白色布幔圍繞的小餐館;從一開始牛輕人只能趕牛,到後來要烹煮牛排,有位年輕人逗趣的說:「趕了一輩子的牛,還不知道牛肉是甚麼滋味呢!」高原上的年輕人透過這一切學習如何從零到有,感受生活美學,這並非都市人獨享,而是在高原上也能有著更高端的自然美學風範。

木子鵬藉著遊牧行開創遊牧青年陪伴成長計劃,讓年輕人去開發可行的商業模式並從中陪伴協助達成。舉凡做民宿、發展文創商品、以及這次現場販售的青藏高原氂牛酥油唇膏,在這之中,培養年輕人更多豐富的商業行為,創造更高的經濟價值,除了讓高原上的年輕人能有學習的機會,木子鵬也想讓平地人感受高原上的曼妙,在高原上規劃出如同平地般的氣壓以及完整的氧氣系統,讓平地人能夠短時間內適應高原環境,而在身心靈舒服的狀態下,好好體會高原上的種種。

木子鵬曾帶領來自台灣快 80 歲的周大哥到高原上,也與身障團體合作,帶著需要坐輪椅的殘障朋友零距離的體會高原上的自然美景,木子鵬想的並非是困難,而是該如何讓更多人看到這塊土地的價值。

最後,木子鵬帶來一條趕牛的氂牛繩,每甩一下就是代表一個心願:

第一個心願:可以將這千年的文化繼續傳承下去。

第二個心願:能與高原牧場上的年輕人一起找到新的經濟價值。

第三個心願:連結都市與青藏高原,做更多的交流。

今年已經要邁入尾聲了,WorkFace 在這一年當中也聽了許許多多人的創業之路,木子鵬所創辦的遊牧行,除了要創造出新的經濟價值以外,更多的是保留千年文化的心願。

許多時候創新與護舊在商業行為裡是互斥的,更多時候是必須捨舊取新,但木子鵬利用遊牧行的旅遊觀光方式成功的繼續保留文化,並在其中創造新的商業模式,更讓高原上的年輕人們有了新的生命洗禮,使高原與平地縮短海拔,讓青藏高原變成無障礙環境,更使人與人之間變得零距離。

聯絡我們 | 問題洽詢&商業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