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例會】我當了媽才開始學吉他

紀錄:許智豪

前言

聽到王立言時的反應是:「好陌生的歌手……」搜尋一下歌手背景,又在網路音樂平台找了她的歌曲試聽,撥放鍵一按壓下去,吉他的旋律伴隨著大大小小的粉色泡泡從音響播音孔一個個冒了出來,每個泡泡都是一個青澀回憶:「一個當媽的人,歌曲怎麼如此的『少女』?」

在現場聽了立言的創作歷程、她與家人的互動、她的現場演奏,原來她才會做出這種屬於她風格的歌曲。

分享者介紹

王立言

樂團資歷 9 年

擅長:詞曲創作、自彈自唱、畫圖寫字、惹人喜歡、逗你開心。

幽默風趣的立言不僅對詞曲創作擅長、拍照及攝影、剪接也是常常一手包辦、受到身為美術老師的媽媽影響,對於美術畫作方面也是相當的厲害。2017 年暑假以演出換宿的方式完成了獨自一人吉他環島之旅,更帶回許多創作靈感,古靈精怪的立言,常常有很多奇妙的想法與行為,這全來自於瘋狂的家人的遺傳。

分享內容

「女兒會是你繼續追夢的動力嗎?」一個聽眾在分享後提問,「我追夢是為了自己,不是為了我女兒,也不為誰,就是為了我自己。」

追夢歷程

開始的原因總是那麼單純:喜歡唱歌,單單唱歌又太乾,需要一個可以隨時移動的樂器伴奏,也因此選擇了吉他。

而她生平第一次接觸吉他是在高中,因為課堂成果發表歌唱需要有人演奏,便毛遂自薦初學了五月天的「擁抱」。但成果發表當天,立言說只有一個「慘」字可以形容,各種彈錯重彈、彈錯重彈,當班上其他人唱到主歌時,立言的手指還專注在與吉他弦間的位置,彈奏著遲到的副歌,於是就這樣在成發活動後就封印了自己的手,不再接觸吉他。

2007 年,開始追逐一個成為偶像的夢,參加各種大大小小的歌唱比賽、各種音樂娛樂節目試鏡,但就像是在對大海歌唱,旋律與音浮沉到海底,沒有漂起任何漣漪,歌聲再好也無人肯定,直到有天到中正紀念堂聽了表哥的表演,在台下人群中的立言,聽著聽著就想通了,要去尋找適合自己的舞台。

到了 2011 年才正式走上成為音樂人的路上,開始認真的學彈吉他也組了樂團,而樂團中的吉他手就是當時立言的吉他老師,2012 年則是反轉立言人生的一年,她語氣平靜而淡漠表示自己的婚姻收尾,身分證還剛好遺失,她在戶政事務所辦理補證,等候時 LED 顯示出現在的各種人口數字,離婚率在當中是最高的,不像是出生率值得慶祝,不像是死亡率值得悲哭,卻總是在平常中默默的堆積著,但也給予她瘋狂創作的能量。

2013 年,她又再組樂隊,而有了王立言 + 吉他小杰,隔年增加鼓手、貝斯手而有四人的大大樂隊,經歷一起創作、一起表演的日子、一起爭吵一起哭與笑的日子,最後在去年 2019 年底正式解散,緣起緣滅,各自回到了另一個屬於自己的位子,繼續做著自己該做、該追求的事。

家庭

接下來,她分享在家庭的想法。立言表示跟女兒的關係很親,雖然是母親與女兒,但更像是相互理解的朋友,女兒妮妮是個比較不喜歡出風頭的人,不太希望有藝人身分的立言去到學校露面,但去年 2019 年聖誕節時,學校的玄關擺放聖誕樹讓學生寫聖誕卡許願,立言看到女兒寫:「希望媽媽會紅。」,一張小小的卡片,顯示出她們互相照顧的心意。還有一次,女兒詢問立言一個月的健保費用,她最後才得知女兒正詳細計算一個月家庭的花費,不久還提出不想再繼續上鋼琴課,對於女兒的體貼,立言和所有人參與者都覺得暖暖的。

而現在的她,認為比起出名快樂對於立言更為重要(雖然紅起來也是很重要的):「有時候你和自己過不去,不是因為自己過不去,是因為別人的看法。」。

關於未來

分享接近尾聲,有參與者提問:「音樂人辛苦嗎 ?」她用豁達、含著酸楚、包著接受地回答:「辛苦啊!」過去大大樂隊曾經被韓國的音樂節邀約表演,但也就單純的提供一個表演的舞台,機票食宿都須自付,承擔成本只是為那一個可以讓國際看到的表演機會。王立言:「辛苦,大家都辛苦啊。」但為何又堅持得下去,立言指著台下的幾位聽眾,一位是從台南南下、另一位是從台中南下的歌迷,「就是因為有她們的支持」立言笑著說。

知道了自己是誰,做自己身為一個音樂人能做的努力,一張一張票與 CD 的販售(可提供面交),一場一場周末的展演,不太拍 MV 是因為成本關係,若是拍了能自己剪輯配字幕就自己來,大可選擇轉換到其它跑道,笑著解釋那是種只有音樂人才懂的堅持,而相信立言,也會繼續在這條夢想道路上,繼續勇敢的走下去。

聯絡我們 | 問題洽詢&商業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