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例會】臺灣黑狗兄 OH9 品牌之路

紀錄 : Coco/ Steve

背景介紹

大家好,我是台灣最專業運動襪製造商,台灣黑狗兄,OH9品牌創辦人,李東林。

我從九歲開始打排球,志願是當排球國手。在19歲那年,參加體育專科學校考試的回家路上發生車禍,腳部受傷;隔日來探望的同學好心騎車載我出去兜風,很不幸發生轎車直接往我身上衝撞的大車禍,我又被送回同一家醫院,但這次更為嚴重。醫生告訴受到兩次撞擊的我,若我要念體育專科學校,必須調養休學一年才能繼續往國手的夢想前進。當時我很掙扎,從小家境較不好,父母也不會逼著我念書,所以小時候成績不佳。高中沒考上後,北上補習一年,那真是我人生的轉捩點。後來發現小孩成績差不是因為笨不會念書,而是心裡不想念書,突破心理障礙之後,我的學業成績從此逆轉勝。高中畢業放榜,我同時考上三年制體育專科學校與兩年制的南亞工專。雖然體專是我心目中第一名首選,但是發生車禍後,等於要比二專多一倍的時間才能畢業,為了及早就業賺錢,我選擇去念南亞工專紡織科。

畢業退伍之後,我進入彰化社頭的一家織襪設備廠學習織襪機器的維修技術,那時的社頭是全台灣最大的製襪產地。半年後覺得自己可獨立,於是我跟老婆花了88萬元買了四台二手機台,接著把機台擦得亮晶晶,就此進入襪子代工之路。我們過著日夜顛倒的生活,白天勤奮工作,晚上利用剩餘的時間繼續幫客戶修理織襪機台,身兼多份工作以養家活口,記得那時一罐奶粉錢幾乎是我出去兼差機器維修的收入呢! 長年累月下來,這樣的生活讓身體亮起紅燈,導致疾病上身,身體還得忍受長年頸腰的疼痛之苦。 這時我才發現長年代工不但辛苦,又不能賺到大錢。考慮之後,我決定要開始轉型,從代工走向品牌經營,成為專業運動襪設計製造商。

19年的代工史 回報竟是擔憂

身為織襪代工生產者的我們,身處在一個最痛苦的時代。長年所累積的專業製襪經驗不敵貿易自由化所帶來巨大的衝擊。從2009年到2012年之間,我們平均每年做兩百萬雙,但歐盟抵制中國製作的織襪,歐洲訂單銳減,之後我們客戶大多是美國知名大品牌。在2012年的一月我們才通過Adidas評鑑,隨之在二月接到貿易商通知停單,當時我很錯愕,這是一段身心俱乏的階段,短短半年內,我們幾乎面臨工廠倒閉的危機,因為沒有訂單,設備也都是貸款,薪水發不出來,員工陸續離開一度只剩下我跟老婆兩人苦撐。為何會在短短一年之內從之前的訂單滿檔到突然無單可接? 原因出於2012年3月美韓FTA(自由貿易協定)生效,韓襪外銷美國關稅降為0%,台襪外銷美國平均關稅卻達15%(依織襪品項差異課徵12%到19%關稅)。15%的不公平關稅競爭,讓織襪面臨全球化考驗。我們接不到訂單,眼看社頭三萬名織襪就業人口受到衝擊,我們心急如焚,卻也無可奈何。當時我跟老婆說現在情況真的很差,但不是最差的時候,我加倍努力去外面尋找訂單,一面在思考想還有什麼機會。就在人生低潮的時候,商業週刊找到我,他們想要報導織襪產業受到自由貿易的衝擊,聽完我的故事後,給了我很多鼓勵。你們知道人在何時勇氣最大嗎? 就是當你已無路可退之時。 經媒體採訪,又被周圍好友鼓勵後,決定走自創品牌之路。在2013年我開始踏上了織襪的品牌之路,OH9(歐告=黑狗)就這樣誕生了。

轉型之路挑戰不斷

我為什麼會從運動襪切入? 這就回溯到我自己喜歡運動,年輕時期代表球隊參賽時就知道襪子對於球員的重要性,我了解使用者的需求。從帶學校的排球隊開始,我是用熱情與業餘時間來開發運動襪,一邊測試自己開發的新產品,例如去比賽,同時開發一款紀念襪,除了球員外我也會送給教練以及周邊的工作人員。久而久之,慢慢有人找我買襪子,一傳十十傳百,至今台灣已經有三百支球隊穿著我做的襪子。我長期都會贊助這些念體育的小孩,從他們穿過的舊襪留下作紀錄檔案,作為研發與設計之用。

之前都是幫品牌代工,從未自己賣過襪子,每一次都很想創品牌,但長年的代工訂單讓我無暇分身。直到歐盟全面抵制中國製作的訂單,只好轉型開發設計,有球類、西洋劍襪、高爾夫球襪、慢跑襪。我對於品質很堅持,曾經開發一款300雙襪子,3年賣不完,因為襪口幾乎不會鬆品質好,只要有襪子的需求就會做,而不是因流行而做。

我從年輕時很衝,長時期工作,但這時40歲的我身體出現多種狀況,後來又歷經愛迪達的抽單等辛酸,一直秉持球不落地,永不放棄運動員的精神,持續走下去,但長期在壓力下過生活,也造成脊椎、腰椎、精神狀況都慢慢出現問題,有憂鬱症傾向。曾經一度身體的狀況很差,經常奔波醫院,台中榮總醫生告訴我,從小到大打的排球是高度興奮的運動,當身體停止運動,卻還一直持續很high的狀態找不到出口,才會造成脊椎、腰椎、精神狀況等問題。

我常跟老天爺祈求,我黑狗兄做了很多善事(抓過四次小偷)還有很多任務沒有完成,能不能再給我十年的時間,指點我一條路讓我把全身的病痛治好。到最後我同時罹患憂鬱症跟恐慌症,完全無法跟別人同一病房,只要聽到一點噪音我就會抓狂,甚至連衣服都穿不住。所以我完全能體會那種全身脫光跳樓輕生的人,那是一種超出極限的狀況。在我幾經等待病房的波折,終於接受了風險極高的頸椎手術,也順利的完成,那時,我終於跨過人生最難熬的低潮。

不管經歷多少波折,我一直堅信的告訴自己,世界上唯一沒藥醫的病就是自己放棄自己的心病,只要自己不放棄,終究會雨過天晴。

OH9 黑狗兄的品牌

之前提到商業周刊的採訪,後來商業週刊邀請參與拍紀錄片,賀導演為了台灣的代工產業一直鼓勵我把自己的故事說出來,於是我和太太開始述說我們的故事,也就有了台灣黑狗兄這部紀錄片。很感謝賀導演,用無劇本的紀錄片拍出一個感動人心的故事,曾經多少家庭因代工來養家活口,現今卻面臨危機重重。而我自己也從此將織襪變成重要的人生使命。

在2013年送馬總統襪子之後,有越多人關注到代工轉型的夕陽產業,我利用機會和江院長說明彰化社頭的現況。台灣有八成的棉襪都從社頭生產,有三萬人要靠織襪業吃飯。貿易開放造成的衝擊政府一定要把三萬人的生計考慮進去。那時我很擔憂在艱困的大環境以及身體與心理的交織煎熬下,是否還有明天?

所幸在身體無恙之後,黑狗兄紀錄片的分享不但激發人心,也讓我得到必須堅持活下去的動力。

後來我的事業終於在病痛治癒後重新開始,我第一個採用”足弓支撐”的概念製造產品。誰知過沒多久全社頭都標榜”足弓支撐”,面對抄襲,朋友建議我說就用”小步快跑”策略,也就是既然無法杜絕抄襲,只好加快自己的進化速度,讓別人來不及抄襲。 我持續研發產品,一代又一代的推出具機能性的織襪新產品。包括逛街襪、爬山襪、健康養身襪,一個又一個的產品推出…都是根據使用者的需求,當然還有從家人身上,解決身體上不適症狀,如老婆靜脈屈張,兒子的運動傷害,銀髮族腳底冰冷,都促使我開發專門的特殊襪款。

雖然我這麼會開發設計襪子,自己堅持好品質製造,但在網路上剛開始做行銷時由於沒有經驗曾碰到諸多問題,許多網路廣告文案寫得好的大多都不是製造商,大多消費者不懂,相信行銷的話術。我自己是紡織科系出身,像除臭襪就是以天然纖維最好,為何慢跑者會起水泡,指甲容易受傷?是有兩個原因,一為襪子鬆會滑動,二是鞋子合宜度。我認為會選擇生活品質的人會知道如何去選擇好品質的商品。臺灣是潮濕的地方,不像國外都是乾燥,氣候不同,都要考慮原料的特性是否合宜。 OH9品牌針對台灣氣候開發產品,一步一腳印,我們不擅長行銷話術,只懂研發設計與製造,也慢慢累積實力,打出好口碑。我建議大家不要從台北看天下,去鄉下看看真實的生活,沒有人是過不下去的,去看看更多人如何在過生活。

回到產品本身,襪子雖敵不過鞋子的亮眼,但卻有諸多保護功能,因自己多年的痠痛問題,跟許多物理師接觸後,自己開發許多機能襪,像所謂的足工支撐,就是利用吸收反作用力減壓,競技襪就是設計來保護腳踝的襪子,健康養生襪是針對神經壓迫的人而開發。之後我會成立全國第一間穿襪諮詢中心,如有任何穿襪的問題,歡迎隨時與我們聯絡! 在網路上搜尋『臺灣黑狗兄』或到我們的粉絲團幫我們按個讚,謝謝大家!

Q&A時間 :

Q1:有沒有產品能夠減輕父母親腳麻痹的情況?

A1:腳會感到麻就是血液循環不好,我的腳麻痹好幾年,教你一個辦法,每日拿刷子刷腳底,刷個幾分鐘,刺激血液循環,這是物理性的療法,比穿襪子好用。

Q2:對於膝蓋退化,久站的人是否有合適的襪子?

A2:護膝上面戴三分之二,下面戴三分之一,可以改善膝蓋不適的狀況。 另外平時要訓練你大腿的肌耐力,膝蓋的狀況一定可以改善。

Q3:想請教您OH9品牌設計流程與品牌發展計畫?

A3:其實我們最弱的部分就是行銷,台灣人才多,但舞台小,所以難以在世界發光。做品牌經營需要投入資金外,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時間,例如愛迪達就有一百六十年的歷史,很多人做品牌急著看到成果,不惜成本殺價競爭,品牌還沒建立就死了。因此我是堅持踏實地走下去,口碑行銷的力量,並且借用年輕人的創意,未來會把品牌行銷的事宜都交給年輕人來處理,這是我們現在的方向。

Q4:請問一雙襪子可以穿多久?

A4:一般建議襪子穿30次即丟棄,因為襪子即使沒破也會有一些細菌孳生。但注意襪子不要用漂白水洗,會容易破壞萊卡膠絲。

Q5:請問黑狗兄有開發紳士襪嗎?

A5:有,因為紳士鞋沒有透氣網,比較注重原料,所以我用竹炭來當作素材。我做的紳士襪是厚底的,有別於市場的作法。例如龍頭三花製襪,他如果降價,市場老二、老三就要雞飛狗跳。我是反其道而行,賣的比三花貴,就是要以品質跟特色走另一條路。

Q6:你的襪子大都是機能性的, 請問您是從哪裡決定開發這些機能?

A6: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大概是因為我以前總是跑跳,所以老天爺讓我的身體問題百出,讓我體會到人體有那些問題需要被幫助被改善。所以我是從自己身體的問題開始出發,才有這些機能性的產品開發。

時間加上熱情可以磨一把好劍. 在台灣你只要深深地掘一口井絕對有水可以喝。一開始我做襪子是為了餬口,但最後為了這些運動員、學生而開發,自然而然的產生成就感,所以我全部的資料庫都在我的頭腦裡,這是別人偷不走的。

Q7:為何您不建議穿化學纖維襪?

A7:化纖是歐美乾燥國家流行, 在台灣穿化學纖維襪穿久了流汗是會滑的。

Q8:品牌廠請你代工時會不會要求貼牌?

A8:國內我們不允許貼牌,幫國外某些廠牌代工是有,因為台灣市場比較小,競爭比較激烈。

Q9:您好我是消防隊員,有沒有襪類可以推薦,我們必須短時間內迅速換成消防鞋?

A9:我們曾經幫俄羅斯做防火襪,非常麻煩,必須先把纖維燒成灰再抽取素材,實在是太難做了,連機台都必須要隔離,我建議您穿足炭機能襪應該可以滿足你的需求。

Q10:機能襪都很醜,可不可以開發較運動風格沒那麼重的產品? 另外有沒有治療香港腳的襪子?

A10:有的,我們曾經請設計師設計外觀,果然銷量有增,但是樹大招風也帶來不少麻煩,所以我們寧願以口碑行銷慢慢做。第二個問題,沒有治療香港腳的襪子,只有減少細菌滋生的素材,像竹炭紗與棉纖維還是最好,沒有殺菌的素材。

結語

長達20年製襪工作,這箇中滋味只有我跟老婆一路走來最知道辛酸史,感謝這一路走來碰到的許多貴人,才能讓我還有今天能站在這裡跟大家分享。談轉型,走品牌,我也是一路摸索而來,除了一股運動員的永不放棄精神外,也對產品是深具熱情的,所以我堅信『濛濛雨,下久了也會讓地上濕潤。』這品牌之路就是我的承諾。

媒體報導:

《商業周刊》推出首部院線紀錄片「台灣黑狗兄」記錄全球自由貿易衝擊下,一位小頭家逆境突圍的故事。

聯絡我們 | 問題洽詢&商業合作